1. <tr id='rka5l'><strong id='rka5l'></strong><small id='rka5l'></small><button id='rka5l'></button><li id='rka5l'><noscript id='rka5l'><big id='rka5l'></big><dt id='rka5l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rka5l'><table id='rka5l'><blockquote id='rka5l'><tbody id='rka5l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rka5l'></u><kbd id='rka5l'><kbd id='rka5l'></kbd></kbd>
  2. <ins id='rka5l'></ins>

  3. <acronym id='rka5l'><em id='rka5l'></em><td id='rka5l'><div id='rka5l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rka5l'><big id='rka5l'><big id='rka5l'></big><legend id='rka5l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<code id='rka5l'><strong id='rka5l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<i id='rka5l'></i>

      <dl id='rka5l'></dl>
      <fieldset id='rka5l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rka5l'></span>
        1. <i id='rka5l'><div id='rka5l'><ins id='rka5l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香玉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7
          • 来源:偷情小丈夫_偷天换日 电影_偷天换日电影

            嶗山下清宮,美麗幽靜。院內有耐冬樹木高達兩丈,大數十圍;一株牡丹高達丈餘,花開時節璀璨似錦。
            膠州黃生在嶗山下清宮讀書。一天,黃生正在窗下讀書,讀得久瞭,有些疲憊,於是向窗外觀看。忽然發現有一穿著素衣的年輕女郎,掩映在百花叢中。他心中疑惑:這深山古寺怎麼會有這少女出現呢?於是開門出去,想看個究竟,又哪有女郎的影子?從此,黃生經常看見這素衣女郎,但每次都找不到她。於是黃生決定偷偷的隱身樹叢之中等候著女郎的到來。不大一會,果然見那素衣女郎和一位紅衣女郎來瞭,遠遠地望,具可謂艷麗雙絕。她們二人慢慢地越走越近,忽然,那紅衣女郎向後退瞭兩步,說:"不好,這裡有生人!"說著,就要離開。黃生怕錯過這次見面良機,急忙從樹叢中鉆出來。兩位女郎大驚,急忙往回奔跑,袖裙飄拂,香氣洋溢,沁人肺腑。黃生追過一堵短墻,發現她們已蹤影皆無。黃生對女郎的愛慕之情更加強烈,於是取來筆碩,在樹下題短詩一首:
            無限相思苦,含情對短窗。
            恐歸沙吒利,何處覓無雙。
            黃行回到房間,苦思冥想,心中久久不能平靜。忽然,那素衣女郎推門進來,黃生又驚又喜,急忙站起身來迎接。她微微一笑,說道:"看你剛才簡直象個氣勢洶洶的強盜;看瞭你的詩,才知你乃騷雅之士,不妨相見。"黃生受寵苦驚,急忙問女郎的生平。她說:"我名叫香玉,原是洛陽人氏。隻中被宮中道士強迫來這裡,其實並不是我的願望。"黃生問:"那道士叫什麼名字?我一定為你排憂解難。"女郎說:"不必瞭,其實道士也不敢強逼我什麼。在這裡若能夠長期和你幽會,也好啊!"黃生又問那紅衣女郎,她說:"她是我的幹姐姐,名叫絳雪。"
            二人越談親密,情意纏綿,不覺曙色已紅。香玉急忙起身,臨走說道:"我作瞭一詩,以酬君作,你不要笑我啊。"於是念道:
            良夜更易盡,朝暾已上窗。
            願如梁上燕,棲處自成雙。
            黃生聽說,情不自禁地握住香玉的手腕,說:"你真是秀外惠中,令人愛而忘死啊。想到你匆匆離去,真如千裡之別。你有時間一定要來,與我相會。"香玉答應瞭他,從此,每天夜裡必來與黃生相會。黃生多次請香玉邀絳雪同來,但絳雪總不來,黃生頗有怨恨。香玉說:"我姐姐性殊落落,不象我那麼情癡。讓我慢慢地勸她,你不要著急。"
            一天晚上,黃生見香玉含淚而來,哭泣著說:"大禍臨頭瞭。今天我就要和你永別瞭。"說著,以袖試淚。黃生急忙追問究竟,香玉說:"此乃天間,難以給你說明白。"黃生再問,香玉隻是嗚咽,什麼也不說。直到天明,香玉才戀戀不舍地走瞭。黃生感到非常奇怪。
            第二天,即墨縣一位姓藍的人帶人來下清宮遊玩,見到院中有一株白牡丹,非常喜歡,就向寺裡的人索求,於是說把棵白牡丹掘出來移走瞭。黃生這才悟到,香玉是牡丹仙子,於是非常惆悵惋惜。過瞭幾天,他聽說藍氏把白牡丹移到傢中,枯萎瞭。他傷心至極,作瞭《哭花》詩五十首,每天都要到牡丹穴處憑吊。
            有一天,黃生憑吊方回,回頭看見紅衣女郎絳雪揮淚穴側。黃生慢慢地走近她,她也不回避。黃生於是請她到屋裡去坐,絳雪答應瞭。她嘆息說:"可憐我們姐妹,一朝斷絕!聽說你悲不欲性,更增加瞭我的悲慟。假如親人的眼淚能墮入九泉之下,也許可使香玉再生的吧。可她已死多日,神氣已散,怎麼能馬上與我們兩人共談話呢?"黃生說:"都怪我命薄,妨害瞭情人,維道就沒有辦法瞭嗎?"絳雪說:"我總認為年少書生,十之有九都是愛不專一的;沒想到你是這樣癡情地愛著香玉。我來此,也是敬慕你這種美德,而不能代替香玉與你共寢眠啊。"說完就要告別而去。黃生說:"香玉長離,使人寢食俱廢。如果你能陪伴我一會,也可使我稍微感到寬慰,你怎麼如此決絕無情呢?"絳雪隻得陪伴他消愁解悶,天明才離開。
            從此,好幾天,絳雪沒有再來。黃生苦懷香玉,輾轉床頭,淚濕枕席。這一天,冷雨幽窗,黃生更難入眠。他披衣而起,在燈下吟誦:
            山院黃昏雨,垂簾坐小窗。
            相思人不見,中夜淚雙雙。
            寫畢,他忽聽窗外有人道:"作詩不能無有唱和。"聽話音知道是絳雪來瞭。開開門讓她進來,絳雪看瞭詩即刻續吟道:
            連袂人何處?孤燈照晚窗。
            空山人一個,對影自成雙。
            黃生讀瞭,潸然淚下。黃生坦怨她來的次數太少瞭。絳雪說:"我不能象香玉妹妹那樣給你溫暖,隻能給你一點寬慰。"黃生說:"那我也就感激不盡瞭。"
            從此,每當寂寞無聊時,絳雪總是前來陪伴他。黃生感慨地說:"香玉我愛妻,絳雪我良友也。"每次都問她:"你是院中第幾株?希望你早告訴我,我好小心地移到傢中,免得你象香玉一樣被惡人奪去,遺恨百年。"絳雪回答說:"故土難移,告訴瞭你也沒有用處。你的妻子尚且不能從終,何況朋友呢?"黃生不聽她的,強拉著絳雪的手到院子裡,每到一棵牡丹旁就問:"這是你嗎?"絳雪不回答,隻是掩口而笑。
            光陰荏苒,新年到瞭,黃生要回傢過年瞭。在傢裡,二月的一天,他忽然夢到絳雪來到他身邊,惆悵地說:"我又大難臨頭瞭。你如果能急速前來,我們還能想見;遲瞭就見不到瞭。"黃醒後十分驚異,急忙命傢人備馬,星夜趕往下清宮。原來道士將建造房屋,有一棵耐冬樹,妨礙建房,工匠們正準備砍伐它。黃生急忙上前阻止,耐冬樹總算保存下來。
            這天夜裡,絳雪來到房中向黃生道謝。黃生笑著說:"以前你不把實情告訴我,才遭此橫禍。今天我已知道瞭你的真實身份,如果你不來我這兒,我就用拿著火繩烤你瞭。"絳雪說:"我知道你會這樣做的,所以才不敢把實情告訴你。"二人相對坐瞭一會,黃生說:"今日而對良友,更加思念艷妻。好久沒有哭香玉瞭,你能和我一塊去哭她一場嗎?"絳雪答應,二人一同來到牡丹穴處,灑淚憑吊。直到黎明,絳雪收淚,勸黃生回去。
            又過瞭幾天,黃生正房中獨坐,絳雪喜笑顏開地從外面進來,說道:"報告給你一個好消息:花神深為你的至情所感動,讓香玉再回下清宮瞭。"黃生忙問:"什麼時候?"絳雪答道:"不知道,大約為期不遠瞭。"
            接下來,兩天沒有見到絳雪的面。黃生抱著耐冬樹,搖動撫摩,連聲呼喚絳雪的名字,但一點回聲也沒有。黃生無奈,回到屋裡,拿起一條用艾擰成的火繩,對燈點上,就轉身出去想去燒烤耐冬樹。絳雪急速闖來,伸手奪過艾繩,說道:"惡作劇,讓我受痛,我與你斷交瞭!"黃生連忙陪笑致歉。這時,隻見香玉步態盈盈地走瞭進來。黃生一見,涕淚交加,急忙上前握住香玉的手。香玉用另一支手握住絳雪,相對悲哽。
            等坐下來,黃生握住香玉的手好象什麼也沒有抓住,象是自己攥起手一樣,不由得驚問:"這是怎麼瞭?"香玉泫然回答:"以前我是花神,是有實體的;如今,我為花鬼,形體已散瞭。今天雖然相聚,你隻當做是夢中相會吧。"絳雪說道:"妹妹,你來瞭可太好瞭。我被你這一口子糾纏死瞭。"於飄然而去。
            香玉和黃生相對而坐。香玉款笑如前,但依偎之間,總感到好象是以身就影,黃生悒悒不樂。香玉更是前俯後仰地悲嘆。香玉說:"嶗山上有一種白蘞草,你挖 來曬幹碾碎,再稍摻些硫磺,浸泡水中,每天到我的穴處澆灑一次,明天此日我一定會報答你的恩情的。"說罷就走瞭。
            自此,黃生按香玉說的去做瞭。不久,泥土中很快萌生出一叢牡丹來。黃生於是更加愛護,又在花棵周圍作瞭欄桿加以保護。香玉來到黃生屋裡,感激倍至。黃生告訴她要將牡丹移到傢裡去,香玉拒絕瞭,她說:"我體質虛弱,經不起司    伐之苦。況且萬物生長各有一定的地方,我本不是生在你傢,如果硬要違犯,反而遭不幸。隻要你我真誠相愛,相聚的日子不會太久瞭。"
            說話間,黃生又埋怨絳雪不來。香玉說"如果你一定要她來,我能辦到。"於是她和黃生挑打到樹下,香玉折瞭一根草莖作尺碼,自下而上丈量到四尺六寸的地方,按在那裡,讓黃生用兩手搔撓。不一會,絳雪就從背後出來瞭,笑罵說:"你們兩個太不夠朋友瞭。"香玉說:姐姐不要責怪,我這郎君太寂寞瞭,你就暫時陪陪他吧,一年後就不會煩擾你瞭。"絳雪隻好答應。
            在黃生的精心護理下,那棵牡丹一天天繁茂起來,春末牡丹已長到二尺多高。他回洛陽時,把金銀留給道士,囑咐他精心培養。第二年四月到下清宮,花一朵含苞還未放,不久,花就開瞭,花大如盤。黃俯身細細觀察,花蕊之中儼然有一個小小的美人,才三四指大小,轉眼之間,飄然欲下,原來就是他朝思暮想的香玉。香玉笑道:"我忍受著陰風苦雨等待著你,你怎麼到今天才來啊?"說完,裙袖飄揚,已站在黃生面前。二人驚喜交加,訴說衷腸。忽然背後傳來絳雪的聲音:"你們今日團聚,我這個朋友,總算盡到責任。"三人一同談笑,到很晚,絳雪才離去。
            從此,黃生和香玉相親相愛,生活得非常幸福。有一次,黃生指著那株牡丹說:"等我死後,我一定變做一棵花木,寄魂於此。"香玉和絳雪說:"希望你不要忘瞭你的話。"
            後十多年,黃生忽然病倒。他的親人聞訊而來,非常悲哀。黃生笑說:"這不我的死期,而是我的生期,有什麼可悲的呢?"又對道士說:"他日若見牡丹下有赤色的花芽生出來,又是一放五葉的,那就是我。"說罷,再不起不來瞭,黃生離開瞭人間。
            第二年,果然牡丹花下有花芽生出,而且葉子恰好是五個。道士非常驚異,更加用心澆灌它。三年後,高達幾尺,花翠挺秀,但始終不見開花。老道士死後,他的子弟不知愛惜,又見它始終不開花,於是把它砍掉瞭。沒想到,那株白牡丹很快就枯萎而死,那株耐冬樹木也相繼死去瞭。